全站搜索
栏目导航
新闻检索
太极境路漫漫兮 我将奋进而求索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6-07-13 16:35:24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太极境路漫漫兮  我将奋进而求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熊 盛 强
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 按:此文作者熊盛强先生是当代著名吴氏太极拳家孙南馨先生的弟子、吴氏太极拳传人、武汉天意太极养生馆馆长


    我追随太极之路三十多年,未敢忘怀恩师孙南馨之教诲,沿着太极的足迹,不断追求探索,现已年近花甲,收徒二十有余,对太极之奥秘略有知晓,但离恩师之宏愿相去甚远。今天我将三十多年来的练拳经历和体会记录下来,以告慰恩师在天之灵!


       懵懂少年,错失武术良师

我出生于一个渔民家庭,祖辈和父辈都以打鱼、放牌和水上运输为生。家境兴旺时,我爷爷拥有四、五艘货船和一个码头。我爷爷是个具有很高武功武德的行侠仗义之人,个子虽小,但身轻如燕,能徒手跃上几米高的屋顶。据说,当年他一根扁担恶战七八十名恶徒,打下了码头,奠定了其在渔行业的威望和地位。而我父亲则生性温和敦厚,虽然在船上生活工作,却不识水性。

可能是隔代遗传吧!我秉性随爷爷,聪明好动,从小就喜欢舞枪弄棒,好打抱不平。常常惹祸被对方家长告上门来。我身为长孙,虽得爷爷喜爱,但爷爷说我生性顽劣,心智还不成熟,一直不肯将武功传给我,他老人家也从不在我们这些儿孙面前习练武功,总是在夜深人静之时外出练功,直至鸡鸣天亮了才回来。所以,爷爷的绝世武功和传奇人生故事,我都是在奶奶和妈妈那听说的,并未亲眼所见。

我十二岁时,爷爷突然因一场意外事故去逝了,一身的好功夫也伴随他老人家西去了。命运就是这么捉弄人,我懂事了,可以传承武功了,却失去了最好的武术良师。甚至到现在我还不清楚他老人家练的是什么功,这是我终身非常遗憾的事。

之后,我带着对武术酷爱的热忱和追求,踏上了盲然无方向的寻武之路。当时,在武昌工人文化宫和蛇山上有很多练武术的师傅,各种门道都有,如通臂拳、行意拳、八卦掌、螳螂拳等等。我就根据自己的喜好,没事就去跟着学,跟着练,也不讲什么门、什么派的。看到哪个功夫好就跟哪个学,其中最喜好的是通臂拳。常常和另一个同伴一起练拳练散打,自己练得不过瘾了,就去找人散打,只要听说哪有功夫好的,就去比试,输了也不拍,找出自己的毛病差距再练,然后再去比试。直至赢了对方为止。

就这样无头绪的学练了几年,直到巧遇恩师。


       巧遇恩师,初始太极拳

1982年,我在蛇山上玩时,偶然听到有人聊天,谈到蛇山上有一位太极高手师傅,功夫十分了得,内功神奇,不动声色人碰即飞,与人交手无数,对手从未过三招。世上竟还有如爷爷般传奇神功的人吗?我带着对这位师傅的好奇和猜疑之心,找到了这位师傅——他就是我后来的恩师,吴氏太极拳家孙南馨先生。

当时,我对太极拳没有什么概念,更谈不上对吴氏太极拳的了解。看到孙师傅带有近百名学生,门庭若市,很是惊讶,心想这个太极拳怎会有如此魅力,这么多人学,除了拳好,定是师傅的武功盖世了。当我表示要见识孙师傅功夫时,起初师傅惋言谢绝,后经不起我的反复要求,师傅答应摸一下手。没想到,当一摸其手上,人立马如离弦的箭般飞出去几丈远,摔在地上,而我一点感觉也没有,就是糊里糊涂的在地上了,啊!真是太神奇了!这个太极功夫太历害了,我就要学这个功夫。当即,我的执着劲就上来了,非要向孙师傅学习,师傅说:“跟我学可以,但你要考虑清楚,是否真想学,学了就不能半途而废,它是一辈子的事,要有决心才行”。我就怕师傅不收我,连连称是,就这样,我跟师傅开始了脱胎换骨的太极拳学习的修练。

一开始,师傅只教我站无极桩,按我这个平时野惯了,放任不羁的好动性格,每次站不了半小时,就觉得无聊就站不住了,看到别的学员又是学拳又是学推手,好玩又热闹,就控制不住自己跑去凑热闹,每每都被师傅严历训斥,被罚重站。由于心不安,站了二个月,也没有什么感觉,这时我满腹怨气,觉得被师傅忽悠了、冷淡了,我不明白,师傅收我的学费最多,而教我的东西最少,所以就堵气不去了,大概有个把月时间没有去师傅那儿。有一天,师傅派人把我叫到他家中,谆谆教导我说:“太极拳是内家拳,讲究内气充盈,以内御外,吴氏太极拳更是以内功见长,而练无极桩功是练内功的最好法门,是养气练气的基本功,你只有基础打牢了,打好了,才能高屋建瓴”。那晚谈了很多道理给我听,并手把手教我。

听了师傅一席话,我明白了:站桩首先是把自己站静,向我这个好动、好张扬的性格,只有通过站桩的磨练,使自己沉下来,静下来,继而松下来,把自己显露浮躁的性格站丢掉,把内在的器官站活、站通,这样通道铺平了,内气贯通了,内功不就有了吗!我恍然大悟,师傅是在打造和培养我,并不是不重视我,而是另眼相看啦!

这样我又回到师傅身边,从被动站桩变为主动站桩,一站几个小时,由于方向目的明确,越站越有意思,越站越有感觉。师傅所说的骨升肉降体松的感觉,一松到底节节贯穿的感觉,三尺罗衣挂在无影树梢的感觉等等都有了。极大的增强了我练拳练功的信心,也提升了我对太极拳的认识和了解。

站桩不仅增强了我的内功,更重要的是改变了我的性格,我是一个身知感觉大于心知感觉的练家子,在我身体发生变化以后,思想认识就有很大的提高,站桩由量变到质变,我的思想认识的提高也是由量变到质变的飞跃。

直到现在,我仍然遵循师傅的教导,每天站桩一到两个小时,也要求我的徒弟和学生,入门就进行站桩训练,过不了站桩关,就不进行其它功法的训练。

我是在基本过了站桩关之后,师傅才开始教授我学太极拳的。这套吴氏方架太极拳是当年杨班候亲传给吴鉴泉的杨氏小架,属正宗的传统老架子。其拳架斜中寓正,松静自然,大小适中。推手时守静而不妄动,以善化见长。我非常喜欢这套拳。当年,光学这套拳的拳架,就用了一年,仅一个起势动作就学练了三个月,师傅是每个单式动作都亲自给我试劲、喂劲,其后单操动作的练习,反复盘架子正手脚,累计用了七年。在练拳过程中,师傅反复强调的三句话就是:一松到底、周身一家、一动无有不动。

由于我的执着刻苦精神,终于得到师傅的认可。1985年,我终于如愿正式拜在其门下,成为恩师第二个徒弟。

这时,师傅对我更严了,除了站无极桩,每天又增加了浑元桩、技击桩的训练,每天除了上班,其余时间我都在练功,出差在外也不忘练功站桩打拳。在练搂膝桩时,因站的时间长了,腿麻站不住晕倒了,醒来后再接着站。单操练搂膝拗步,每天都给自己增加难度,从蛇山下往蛇山上走,练得上厕所都蹲不下去,差点掉进茅坑里。

这些师傅都看在眼里,但从不夸奖,就是一句话:你对太极拳的了解才刚刚开始。

师傅是个非常谦虚低调的人,当时,在武术同仁中,他的功夫和知名度是很高的,但他从不显摆,总是告诫我们老实做人,踏实练功,不允许出外与人交手。有一次,我按捺不住背着师傅与人交手,打赢了对方很是得意,师傅知道了把我叫到他身边,一言不发就一个手挥琵琶把我打飞了,不服气再打,飞得更远。经常是这样,当你犯错,师傅不会多说,就是一个打字,让你从中去领悟。每打一次,我就反复琢磨,师傅这个劲是从哪里来的,我就是这样被师傅打出来的。但师傅常用的手挥琵琶、如封似闭、云手这三招,在师傅去世前我还没能躲过,师傅也没来得及教我,这成了我一定要破解这三招的动力。

师傅的太极功夫可谓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,只可惜去世太早。

95年师傅患脑癌病重,我们师兄弟们日夜轮流守护在身边,练功也在他老人家眼皮底下练,此时,师傅已不能说话,时而清醒,时而丧失意识,弥留之际,当他意识不清时,我们只有把手放在他手中问候,他都毫无反应,可只要你想抽回手,他便马上一把抓住,你停止抽手,他也松手,一旦你再想抽手,他又抓住。这样可以反复几个来回不停,如果你真用力,他全身像块板一样随着手被你一起拉动,在床上滑。可见,这位太极拳家的太极粘随劲、一动无有不动的周身整劲,已经成为他本能的反应,太极拳已深入到他的灵魂和骨髓,成了他生命的重要组成部份。

951231日,我照例到病榻前守护师傅,此时师傅安静的躺在床上,一动不动毫无意识,一会我看到师傅手动了一下,我以为师傅要小解,就俯下身握着师傅的手,一瞬间像触电般的飞撞到床对面的墙上。当时我头脑一片空白,不知所措,印像中就是手一碰师傅的手,就一触即发,像离弦的箭。这就是师傅常说的放人如放箭,发人如挂画。但百思不得其解的是,平时师傅身体好时这样发放可以理解,现在师傅已病入膏荒,手无缚鸡之力,躺在床上连意识都没有,如何做到将我这个150多斤重的汉子说挂在墙上就挂在墙上,真是太不可思议了。这时看师傅的面部表情,是面露满足的微笑。这是师傅临终前留给我最后的影像和被击发后心有余悸的感觉,直到现在,它牢牢地印刻在我的脑海里,永远的一辈子忘不了。

三个小时后,1996年元月1日凌晨,师傅与世长辞了,享年70岁。


       遍寻良师,追求太极真功夫

师傅临终前的那一碰,始终印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,成了我的心结,那是什么,怎么做到的?这些问题常常困扰着我,没有师傅了,我只有去求教师叔。每周都抽一天到师叔张文鼎,肖楚才两位老先生处求学、求教,在他们身上找答案。武汉市的各个公园、训练场,只要有练太极拳的我都要去观摩、学习、求教,找适当的理由与之切磋,目的就是想鉴别和认定师傅那一碰所激发的感觉。

近几年,我还多次到陈家沟、北京拜望名师名人,接受他们的熏陶。得到了吴氏太极拳传人马长勋先生、朱春煊先生、吴图南先生的弟子黄镇宇先生,王培生的弟子高壮飞先生,石明弟子张国建先生的指点和帮助,从中获益非浅。

在马长勋老先生处,我体验了:松空给人带来的恐惧感,太极拳的松是首要的根本,马老前辈告诫我,要以“脱俗”的境界去松。

在朱春煊老先生处,我体验了:一接点中球,要点不要面,强调以假修真。

在黄震寰先生处,我体验了:内气内丹,气血的走向离不开意,一切意为先,强调道法自然。

在高壮飞先生处,我体验了:气圈运动,太极拳在一定的规律中运行。

这些老前辈我都在他们身上试劲摸劲,得到了切实的身体体验和交流。

特别是在马长勋大师处,我在与其摸手时,又一次见识了当年师傅发人如挂画的功夫,又真真切切的体会了一次电击般,一触即发飞出去的感觉。不同于当年感受师傅功夫的是,不茫然了,接触点更明了,听劲更清晰了。不仅解决了我多年的困惑和心结,更重要的是有瞬间茅塞顿开的感悟和体会。

这是空松到极致,神意动的结果。若人真正做到了松空,只要意想,就会想哪到哪,这是太极的高层次功夫、神明功夫!

在老一辈太极拳家的教导下,我不但深化对太极拳的认识,在思想认识上由原来的只注重身知感觉,提升到身知、心知同修。


    在实践中我把太极拳身心的修练放在第一位,把功夫的修练放在第二位,继而达到同修。修行训练,我主要是与佛学思想、道家理论联系起来,配合打坐,在打坐中求静松,由于静、松了,很多灵感也显现了,出现了很多意想不到的收获。灵感让我总结出了四句话:守好心静修德行、无欲则刚归自然、化打只需神意动、太极全在生活中。

守好心静修德行:太极精神是天人合一,守静身动,要学会守静,静了才会心平气正,明辨是非,才能做到中正平衡去对峙。规范自己的道德行为,保持正能量。中国的传统养生诀要就是寡欲清心,一心清定,不为欲望所惑、不为欲望所乱。求静是以心炼神,求心神致清静,如明镜止水,万里晴空。

无欲则刚归自然:保持“无我无他,无天无地,虚无票缈,运行无始”的脱俗状态。风来疏竹,风过而竹不留声;雁度寒潭,雁去潭不留影;故君子事来而心始现,事去而心随空;一念来如电闪光划过,念起而心动,不问由来,念过而心止,不咎既往。以这种状况进行修为,无欲自然成刚。我的经验是换思想、换想法,以假修真。

化打只需神意动:前辈告诫说“意气君来骨肉臣”、“万般皆是意”。吴氏太极拳以柔化具称,而柔化的训练,除了平时盘拳架子,在静、松的基础上,还应多训练“意”。懂得“意”是君,骨肉是臣,分清君臣关系,把握君臣分寸,这样才能做到化打只需神意动,这就叫做有意识的练、无意识的得、下意识的发,也就是说要有意识的想法,身体就会有本能的行动。

太极全在生活中:现实生活中处处不太极,只要你善于运用,都可以当作太极练功的工具和场所,更重要的是你可利用太极的原理和精神,去妥善处理生活中的工作关系、人际关系,实现社会的公平、公正、和谐。

在日常生活中,我可以利用任何物和事进行训练。乘公交车我从来不坐,徒手站在车上练松胯;拖地、扫地、倒水,扫帚、脸盆就是我练整劲的工具;佛号也是我练心静和丹田功的工具,这些效果都很显著。


       我习炼太极拳的几点体会:

第一 真正正道传承的太极拳,离不开师傅手把手的教

学练太极拳的正确途径,一是要明理;二是必须明师指导,不然是摸不清门路;三是要靠恒心,多练,循序渐进,多思、多悟、多体会,下苦功夫。太极拳功夫的学习,是有其特殊性的,学生所学都是在老师的不断喂劲、试劲中得来的。同时,学生还要不断的摸老师的身体,从中体会和感悟其出处,仅用语言指导是不可能掌握真正准确地东西的。我之所以有现在的功夫体会,就是老一辈太极拳家们,手把手教我,我在他们身上摸出来、感悟出来的。

第二 我非常深信太极拳的功夫是松出来的,是神意气的结合

太极拳是松出来的,但至今有很多人不明白也不相信这个道理。有些练家练了几十年太极拳,就是停留在太极力上。什么是太极力?太极力是肌肉收缩产生的能量,是肌肉的单纯运动。刚力在力学上称为“矢量”,与速度存在相关的关系,不同的人力量是不同的,力量大的总是能战胜力量小的人。太极拳则不以力取胜,而是“四两拨千斤”,以柔克刚,这种力不是浊力,不是暴力,此力与彼力是两种不同的概念。

还有为数不少的人,练的只是太极劲,所谓太极劲是通过一定的训练,也做到了力发于足跟,主宰于腰,形之于手的整体运动,有松沉劲,但其劲力是传导的,是人从脚下节节贯穿传导上手的。此力小有所乘,终究大患。

很多学者和练者都停留在太极劲上,停滞不前。

而真正懂太极功夫的是凤毛鳞角,它叫太极功。

太极拳崇尚自然,以养气蓄劲为重要的练习形式。所谓太极功是在有整体劲的基础上,去劲换功,借用大自然的力量,以意领气,以气领形的意气结果。是意的导引,与劲的力量相比是差之毫厘,谬之千里。

第三 关于练功

我在前辈太极思想的启发下归纳了三个字即:静、松、整,我认为离开其中任何一个字,都不可能练成太极功。

静:李亦畬《五字诀》中说“心不静则不专,一举手前后左右无定向”。松静是内家拳术的根本大法,也是两种功夫,二者密不可分,相辅相成,心静则体松,体松则心静。我体会是愈静则愈松,愈松则愈静,神舒体静,气平不妄动。

老子曰:“不欲以静,根绝贪欲,可得清静”。清静无为是天下的准则,所以练拳者首先要心神极度空虚,切实坚守清静,止念是求静之根本!

松:太极界的前辈们常说:“太极拳三年化拙劲,十年不出门。”李亦畬先生说:“松开我劲勿屈使”,化拙进就是指习练太极拳必须从松入手,用松化去除本身的拙劲,只有在习练过程不断提高松的层次,拙劲才能逐渐化掉,柔劲、刚劲才能逐渐而生。求松是以心练形,求身体之松散柔弱无骨。

松在意练引领下,松心神、松头脑、松筋骨、松筋络、直到全身松通松透。具体方法是:向四面八方对拉松,伸筋拔骨,松中含有张力、松中寓紧、紧中寓松、松而不懈、紧而不僵,精神提起支撑八面,犹如气球充气,球体向四面八方“涨松”。

行拳中松是以意领气,以意领行,意念引领,全身四面八方松,不可有力,才能真正做到连绵不断,一气呵成。

站桩的松是在意念的引领下,放长松,从头至脚节节贯穿,引长上身,松脊椎各节,尤如三尺罗衣挂在无影树梢。

整:在静松的前提下,轻灵、圆活、贯串、劲整,达到一动无有不动,周身一家的整体运动,即使是很微小的动作,也能牵一发而动全身,守住自己不散乱,身手一体很关键。

整是练静、练松的结果,静松做得好,整就出得来,就会起到势如破竹、无坚不摧、无功不克的威力。

无论是站桩还是盘架子,都要遵循这三个字去练,日积月累,定有成效。

 

回顾我三十多年艰难而漫长学拳经历,我深深感恩我的恩师把我带进了太极之门,并给我打下了较好的基础,我也深深感恩那些帮助、教诲、指导我的名师老前辈,使我悟出了很多太极的玄妙之处,太极的博大精深,是我永远学习、探索,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的源泉。

太极境路漫漫兮,我将奋进而求索!

 

吴氏太极拳传人:熊盛强
 2016.06.19


手机:
18071093291     微信号:13871061570

脚注信息
技术支持:武汉网站建设